重庆水产竞博电竞app基地交流组

群氓传(五十三 崇明之争一)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 楼主
      

    吃好饭饭没事体,看我胖哥哥讲故事。

    本文纯属虚构,戏说成份一百,所有人名地名都是杜撰,大家看过拉倒,如有雷同,也别怪我。


    续上


    宝山发生了因贩毒引起的命案,手段凶残令人发指,光天化日下行凶,歹徒气焰嚣张,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这已被市局内定为当年全市第一要案,公安部派人督办。


    在市局一间会议室里,正在召开宝山凶案的侦察分析会,房间内烟雾缭绕,每个烟灰缸里都堆满一堆烟头,会议已经进行几个小时,各科室都派专人参加,由于迁涉毒品,盛如龙亲自带着几个助手也来了。上面技侦科的一个同事,正在介绍现场遗留的痕迹,盛如龙在烟缸里又按灭一个烟头,把注意力转移到身前桌上那一沓照片上。


    照片是他刚刚得到的,虽然稍显远,但上面很清楚还原了案发现场的经过。翻倒在田里的桑塔纳,肇事的卡车,浑身是血的石磊,黑皮和他的手下。这些照片的出现,使得本来压抑沉重的侦察会议显得有一点走过场,每个人都知道了事情的大致过程,摆在面前最主要的如何抓住黑皮。


    而刚做下人命案的黑皮,一下子又消声匿迹,隐藏了起来。

    =======================================================================


    自从黑皮躲起来后,崇明岛上南霸天名声一时无双,堡镇混的一帮兄弟,眼看群龙无首,纷纷投靠到他名下。南霸天这人和黑皮不一样,人瘦瘦长长,他比黑皮大许多,要接近四十了,看上去要斯文点。


    他从二十岁文革时开始在南门拗龙头,将近二十年独霸一方,所以江湖称他南门一霸,给了他一个电影角色的名字,南霸天。他这人性格,稳守一方几十年可以太太平平,一旦老对手黑皮露出破绽,他不动则已一击必得手,算得上老江湖了。


    他虽然做了祟明老大,但知道黑皮一定会寻来的,所以也不敢大意,因此他活动主要地点在南门自家的老据点,没事很少去堡镇,更是几乎不踏宝山一步,标准地头蛇洞里虎。


    这个时候,上海流行吃夜宵,一到深夜那些蛇虫,都从各个场子里白相结束,于是呼三哟四的,有点档次的去新亚、小南国、鹭鹭,一般的去乍浦路黄河路,不过大多数是在马路边坐下来,炒上几个菜要上几瓶酒,这一喝一吹牛,又可以搞到凌晨,几乎是那个时候白相模子的标配动作。


    崇明虽然偏于一角,但这个风气也渐渐开始流行起来,一到晚上南门大街上总有十多个摊位摆出来,也闹猛的不得了。南门大街口有家新开的卡拉OK厅,里外门面样子就是模仿静安乌鲁木齐路钱柜,人称小钱柜。


    当时不象后来K房是K房,量贩式是量贩式,没这么多讲究,就是帶包房的歌厅,纯唱歌的。后来台巴子又在四平路开了个台湾城,就开始有小姐了。


    这样看,祟明虽然交通不便,但跟着上海风气也算蛮紧的了。这种场所,顺理成章地成为南霸天捞金和活动主要据点。



    南霸天最近喜欢上了吃烤串,整条街上只有端头有个哈密瓜在卖烤羊肉,一元钱一串,正宗大块羊肉,每晚几百串卖完即收摊,这个辣椒孜然一撒上,香味弥漫一条街。


    哈密瓜名字叫乌代,三十岁上下,留个小胡子,汉语夹生半熟,偶尔还崩几句上海话崇明话,这样子就透着滑稽。他总是晚上出来做生意,一来二去和大家混熟了,大家就叫他夜乌代,这是本地一句嘲弄人的话,乌代也不知懂不懂,反正大家一叫他,他就乐呵呵地应着。

      “夜乌代,等些送二十串过来啊。”小钱柜门口有人喊。

      “马上来马上来”乌代一边烤着肉一边招呼。


    崇明当地哈密瓜还是较少的,南霸天也是蛮小心的,一直叫手下很警惕这帮外来的,他也听闻了黄浦刘和尚被哈密瓜砍的事情,不过这个乌代在这里有些时日,也不见他和其它哈密瓜来往。


    ==================================================================


    南霸天独霸崇明后,本地到有一大摊子生意,再也不用和黑皮抢了,崇明的大生意很有地域特色,就是长江口的捕鳗鱼苗生意。


    长江口是亚热带季风气候,江海在此交汇,咸淡水混杂,每年春夏季,水温二十度左右,繁殖期的鳗鱼最喜欢在这里产卵。不知何时,香港那边时兴吃馒鱼苗了,于是每年启东海门甚至舟山渔民就在这里捕捞,渐渐不得了了,鱼苗越捕越少,渔船越来越多,夸张时候,把长江航道全部堵住,连正常航行都不能了,一眼望去就和以后节假日高速公路堵车一样。这样一来价格就炒上天了,以两计,每两高达万元,号称软黄金。


    八九十年代,万元一两是啥概念,为这个很多人都搏命了,眼睛血血红,因此为捕鱼苗抢水域范围打架斗殴,更甚发展到为抢别人船上鱼苗杀人的。


    捕鱼苗本身也是违法,只不过海监一二艘巡逻船,面对成千上百的机动小船毫无办法。因此黑皮和南霸天同时看中了这一块,划定势力范围,渔民交保护费,则可以确保自身安全。



    无奈黑皮控制的堡镇,在位置上更靠长江口,那里渔船更多生意更好,南霸天早就心痒,谁知黑皮吃心大,还要做摇头丸,还想过江到宝山发展,等到黑皮精英尽出抓石磊时,垂涎了许久的南霸天终于在背后高人指使下动手了,直接就端了堡镇,抢下了原来黑皮手里的生意。


    年轻人,心比天高,有时候哪想得到,守住自己一亩三分地,也会守出云开月明的时候,隐忍,关键是要隐忍,南霸天时不时这样想道。




    后情待续



    全文链接 《1》 《2》 《3》 《4》 《5》 《6》 《7》 《8》 《9》 《10》《1 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