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水产竞博电竞app基地交流组

崇明童年记忆丨我们的童年也像追逐成长吹来的风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 楼主
      


    打开记忆的相册,回忆儿时的生活,那一次次尴尬的、快乐的往事,就都浮现在了眼前。


    小时候,家家孩子多,条件差,饭常常吃不饱,水果更是稀罕品。每到夏天,有生番茄、小毛桃、酸葡萄吃吃就已经很开心了。我们西宅的龚家大厅后有一棵又高又大的桃树,夏天结满了果实,又大又红的桃子长得堪比年画上的寿桃,看得小伙伴们口水直流,朝思夜想采几个解解馋。

    有一天傍晚,我偷听到小强、阿三还有我小哥他们合谋晚上去龚家宅偷桃子。我那时候虽然只有4岁,听到他们的秘密后就一直关注着。夜幕降临,他们行动了,我悄悄地尾随在他们后面。他们爬在树上采,我就在树下捡,一会儿捡了好几只大桃子,正当小强他们采得高兴的时候,龚家大厅的后门突然打开,龚家三兄弟一起大喊“捉贼,捉贼……”,边喊边追了过来。小强他们听到喊声跳下桃树,一溜烟逃走了,只剩下呆若木鸡的我捧着捡来的大桃子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龚家兄弟一见我便收住了脚步,当然,是谁在这闷热的夏夜采他们家的桃子也就不言而喻了。由于龚家和我们家族是老亲关系,龚家老大见我幼小,怕吓着我,便抱起我,把我送回了家。我又当着父母、邻居、龚家老大的面,把当晚采桃子的人一一供了出来,包括上周提议偷龚家桃子的龙龙。第二天受了父母责罚的小强他们,把我臭骂了一顿,还扬言要打我。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要我跟他们玩了。

    10岁那年,大队在我家东边的河沟放养了很多鱼苗。夏天的早晨,经常会看到鱼儿成群游弋在水草边、芦苇中,有时还“扑通”跃出水面。暑假的某一天,15岁的龙龙和我12岁的小哥买了张丝网,去河沟里网鱼。龙龙在河沟的两边布置丝网,我小哥用长竹竿用力拍打水面,把鱼儿赶往丝网的方向,他们让我负责望风。龙龙和我小哥的默契配合看得我忘乎所以,完全忘了自己的职责。等网拉上来时,村长已站在我们身后。村长说:“这一网就网了7条鱼,大家都像你们这样,过年生产队哪里还有鱼分啊?”当着村长的面,龙龙红着脸不得不把卡在丝网上的7条扁鱼重新放回沟里。我和我小哥站在河沟边尴尬万分。回家路上,我又被他们臭骂了一顿,妈妈知道后又把我们兄妹俩打了一顿,从此我们不敢再干坏事。

    除了这些童年糗事,小时候快乐的时光还是很多的。满足味蕾的过年且不说,正月十五闹元宵就够我们快乐好一阵子。我爸爸的小叔叔(我们的小公公),一般从年初六开始替我们做灯笼了,他通常在年底就准备好了做灯笼的材料,芦头、竹片、纸张、浆糊、小蜡烛……正月十五的早上,我们早早地涌入他的屋子,屋子下面的横梁上挂满了六角灯笼、兔子灯笼,还有漂亮的船灯笼。小公公每年只扎一只船灯笼,我们这群孩子中,读书最好的才能拿到。父母在内蒙古包头支边的婧婧考试一直得第一,船灯非婧婧莫属。所以,我们只能在六角灯笼和兔子灯笼中选择,六角灯笼是提的,兔子灯笼有四个木轮子,可以拖着在地上走。早些年,兔子灯笼一直被长得高大的哥哥们抢去。我们只能提剩下的六角灯笼。

    后来他们竟然不喜欢灯笼了,他们更喜欢甩火球,火球桶都是他们自己做的。他们通常用一个小油漆桶,先在小铁桶的沿口打两个对称的小洞,系上一根细麻绳,然后在小铁桶四周戳上好多个洞,桶里放入木柴,洒上火油,入夜的时候,在空旷的地里点燃,把细麻绳紧紧绕在手上,在空中不停甩动,口中唱着:连财,连财,大家发财。火球铁桶在他们的甩动下,火火生风,照亮了大地,染红了小伙伴们的笑脸。在春寒料峭、乍暖还寒的正月十五夜晚,灯笼和火球桶交相辉映,喊声和笑声此起彼伏,这样的夜晚令人难以忘怀。

    光阴荏苒,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往事如影随形。每当偶遇儿时的伙伴,除了寒暄,就是回忆那些有趣的童年往事。


    信息来源:上海崇明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