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水产竞博电竞app基地交流组

随笔 || 味之道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 楼主
      


    作者|史艳


    单位|西平教研室


    挽着爱人的手臂,儿子照样走了一段路要爸爸抱着。晚饭后我们很悠闲地在街上散步。春天的风就是这样的善解人意,走走停停间被她掠去了工作中忙碌一天的烦躁。



    路过一家大型超市,我们走了进去,超市里播放着轻柔的曲子,儿子直奔食品区,我紧随。孩子挑选他爱吃的饼干和糖果,伴着曲子,看着五颜六色的糖果包装盒静静地躺在货架上,猜想着它里面的味道,或酸或甜或清凉,我的目光停留在糖果旁边摆放的各类水果罐头上,满满的一排货架上,有杨桃,有山楂,有苹果,有雪梨,有橘子,也有山楂蜜桃菠萝混合的,种类繁多。我拿起一罐橘子罐头,透明的玻璃瓶里一瓣一瓣的橘子被汁水包围着,回想起曾经酸酸甜甜的味道,至今还唇齿留蜜……


    父母工作的原因,我从上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都一直由姥姥、姥爷照顾。记忆中最清晰的画面是姥姥总会选择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带我去田里为她养的几只小兔子割草。天空通透得如同蓝色的大海,偶尔飘来的几朵云也是淡淡的,或丝或缕地被过滤在那片蓝色上……绿绿的麦田,金灿灿的油菜花,紧挨麦田的小路两旁有高大的杨树,春日的阳光慷慨地泻下她所有的灿烂,风吹着杨树叶子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蹲下身子静静地听那些不知名的虫子躲在草丛或枯草堆里私语,那些日子里我认识了“灯笼草”“茅草根”“蒲公英”……割草的过程很有趣,有时还会有意外的收获。我经常会发现一些奇特的草,有的茎上结满彩色的小豆豆,有的茎匍匐在地面,用手扒开浓绿的叶子,会发现绿绿的或黄黄的像小小西瓜样的球果,那个时候我会完全忘了姥姥给我布置的任务,把球果摘下来,还得再顺着茎找找有没有落下的。直到姥姥叫我回家我才发现篮子里只割了一点点的草,而每每这时姥姥总会看着我乐呵呵地捧着摘下来的小玩意儿站在她面前炫耀,姥姥直起已经有些酸痛的腰,用手把垂下来的一缕头发理到耳后,笑着嗔怪:你呀,啥都稀罕。我把“宝贝”小心地收拾到篮子里,跟在姥姥屁股后面美滋滋地回家。回到家里姥姥拿着刚割下的草逐个打开笼门去喂小兔,我也会跟在后面看着小兔如何把草衔在它那三瓣嘴里完成咀嚼的…….姥爷总会给我端来冰糖水或者准备好的小零食,有时还会拿出一瓶水果罐头,看到水果罐头是我最兴奋的时候,眼睛紧紧的盯着罐头瓶,瓶子圆圆的,瓶盖是铁制的很薄,但里面的水果在我看来也是异常的可爱。姥爷右手拿着刀用刀尖对着铁皮盖,左手在刀背上使劲一拍,横竖各一刀铁皮盖划开一个“十“字形,再用刀尖把“十”字型中心的铁皮挑开,就露出了罐头里面的水果,拿一把勺子把橘子盛出一瓣儿,放在嘴里酸酸的,再咬上一口,任橘瓣包裹的酸甜滑过舌齿,再贪婪地吞咽下去,吃上几口橘子再喝上几口酸甜的汁水,我发誓那是留在我记忆里最美妙最难逝的味道。田里青草带着特有的泥土味,指间留下的摘球果时绿草叶的汁渍,那时的我心也像田里绿绿的麦苗一样被阳光洒满…….



    “妈妈”儿子地轻唤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战果颇丰,挑选了满满的一购物筐由爸爸提着,“你要买这个?”儿子指着我手中的罐头问。罐头已经改变了它原有的模样,装这些水果的瓶子有高有低,有大有小,有瓶子中间鼓肚子的,还有把瓶子做成水杯形状的…….包装也是精致美观得很,开启罐头也不再需要工具,只需用手在瓶底一拍再拧开上面的盖子就行,但它的味道却使我不需打开就能体会。我轻轻地把罐头放进购物筐,想寻一个寂静的夜晚,打开它,独品一种名叫酸甜的、咬一口能让橘瓣包裹着汁水滑过舌齿的味道…….


    想念姥姥家那只被肉瘤夺命的忠实的大狼狗,它健壮威风,想念它吃饱喝足时围着我摇尾巴的样子,想念它为追只野兔不惜跑几里地把野兔叼回来的得意样儿,不忍想念它生命的最后一刻躺在地上无助时两眼的绝望……


    想念姥爷家屋后的大池塘,那里有我用罐头瓶把刚撒的鱼苗捞上来的成就感,也有被姥爷发现后责令立即倒回池塘里的不舍……


    想念池塘边的那几棵大枣树,从小青枣到长熟变成大红枣,树下留下多少我“关心”它的眼神…….



    想念那只因我好奇透过笼子摸它小嘴而咬我手指的那只小兔……


    想念姥姥忙碌的背影……  


    想念姥爷睡觉时打雷般的呼噜声……


    埋在心底的那丝持久甘醇的味道啊,恒久弥香!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