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水产竞博电竞app基地交流组

在我心上开一枪[电竞] 迟榆 顾思渊 小说全文阅读txt下载 已完结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 楼主
      

    文案:

    【加粗提示QWQ女主没开挂没开挂!别听她瞎吹!】

    迟榆和朋友双排吃鸡,落地后两人相离太远,还没跑到好友那儿,就被前面一个人霰弹枪打的在地上趴着。


    她忍不住摁开语音瞎几把乱喊:“我是挂逼,不杀我,留你一条狗命带你飞!”

    然后毫不留情的被一枪爆了头。

    她头上的声音冷淡带着一丝不屑:“不好意思,我是人形外挂。”


    她气的退回散排,飞机上。

    “等会儿跳集装箱。”迟榆一下就认出了这是刚刚那个装逼的声音。

    看来这人死的速度跟她差不多,她瞧不起:“真的不买我的挂吗?”

    人形外挂:……


    他带着迟榆成功在决赛圈22杀吃了鸡。

    迟榆目瞪口呆,小心翼翼:“我……我不卖挂了,能带我再吃一次鸡吗?”


    屁颠屁颠递药小妹X亚服第一狙击手

    一个运气贼好眼睛好使,一个枪枪爆头堪称人形外挂



    第1章 第一枪

      夜晚七点,街外霓虹闪烁,S大侧门边上的美食街上,来来往往,每个店铺里人员爆满,甚至还有一些排着长队。

      情侣三三两两,只有迟榆一人,往一家黄焖鸡隔壁的通道上了二楼的小鱼网咖去。

      现在街上很少能见到网吧这样的字眼,几乎都是升级版还带有茶室麻将桌的网咖。

      网咖装潢明亮,迟榆头上悬着灯,亮堂堂的映在她脑袋上,在大理石地板上留下一小圈光晕。她刚在食堂吃完饭就赶着出去,本来有些冷的脸蛋小跑了一阵红扑扑的,她对着空中哈了口气,出现一片氤氲雾气。

      十二月份的上海,真的冷。

      迟榆路过的黄焖鸡店里爆满,还有不少人在排着队等着点餐。

      闻着黄焖鸡的香味,她只喝了一碗八宝粥的肚子又有一些饿了。

      迟榆本以为这时候大部分人还在吃饭,却没想到她逛了一圈网咖,从VIP区到电竞区,只能在最角落的四元区里找到一台还没开机的电脑。

      椅子还有些温热,前一个上网的人才刚刚走。

      除了这家网咖,最近的还要走个二十多分钟,迟榆一点都不想再耽误时间,揣在大衣包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疯狂催促着。

      她快速的刷了身份证,小跑到座位上上了机。

      最近蓝洞旗下一款叫做绝地求生的游戏特别火,一度超越网吧霸主英雄联盟。迟榆本是英雄联盟的头号粉丝,但架不住喜欢的职业选手突然退役改行当了绝地求生的职业选手,她看着微博懵了逼,最后默默注册账号花了98买了游戏,玩着试试。

      却没想到,一玩儿上了瘾。

      但绝地求生这游戏对电脑要求特别高,迟榆摁开电脑,只希望等会儿别连素质广场都进不去就好。

      同样上瘾的还有刚刚QQ死命催促,现在连电话都打了过来的好友方可予。

      “喂,可可,给我两分钟,我已经在开电脑了。”迟榆右手握着电话,左手利索的输入身份证号和密码,点开加速器后登上steam账号。

      方可予和迟榆约好时间是七点,现在已经七点十分,超出约定时间十分钟,她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忽悠了男朋友来陪迟榆打游戏,当然是能争分夺秒就争分夺秒。

      “迟迟,快——我已经在好友栏输好你的ID,等你一上秒速拉你。”

      “你真好。”迟榆将手机移到左手搁在耳边,空闲下来修长白嫩的右手附在鼠标上点击着,“给你点个360度霹雳无敌旋转赞,我上游戏了,挂电话了哈!”

      迟榆坐的这么一小会儿,就已经热的不行,网咖里的热风汩汩吹着,额上出了一小层细细的汗。

      排好了游戏,她慢悠悠的将脖间缠着的围巾解了下来。

      由于绝地求生只出了亚服,没有专门的国内服,要玩这游戏还要专门买个加速器。

      迟榆游戏界面才刚刚转好,右上角显示了方可予的拉人提示。

      《绝地求生:大逃杀》这游戏,类似于前几年特别火的电影《饥饿游戏》。

      每一局游戏有一百个玩家组成,将乘坐同一架飞机的玩家空投跳伞到地图的各个角落,赤手空拳寻找武器,航线随机,毒圈随机(每隔一段时间毒圈会缩小,在毒圈外血量会减少),安全区(出现在毒圈里的任意地方)随机,最后胜利的队伍便能得到来自游戏的祝福——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久而久之,这游戏也被称作吃鸡。

      迟榆和方可予两人双排,与她们组成一局游戏的是四十九个同样双排的队伍。

      迟榆玩这游戏能力均等,不上不下,打了快三个月打到了1900分,俗称普通局,还有更低档的鱼塘局、鱼苗局。

      两人刚点了确定,只一会儿就来到了素质广场。需在素质广场等待一分钟,才能乘坐飞机开始游戏。

      绝地求生游戏里不能打文字,只能语音沟通,游戏能开小组语音,但有时候捉弄人的会开公共语音冒充队友,特别容易混淆。

      尤其在飞机上。

      迟榆趁着这段时间登上了歪歪语音。

      歪歪频道里传来方可予疑问的声音:“迟迟,你刚在公共语音说话了?”

      绝地求生语音分为两种,一种是公共语音,说话时附近以及队伍的人都能听到,另一种就是小队语音了。

      迟榆一脸莫名,从上了游戏开始,她一句话儿都没说过:“没有啊。”

      “奇了怪了。”方可予叨念着。

      随着耳机里传来的飞机嗡嗡声,这局游戏开始了。

      由于飞机航线是随机的,她们这局航线从地图右上角始发,飞往左下角。

      迟榆单击鼠标右键,在学校最边角房子里标了个点: “可可,一会儿跳学校哈。”

      那边方可予不应声。

      迟榆刚刚关了游戏声音,以免受到飞机上的干扰。在飞机上,有些喜欢捣乱的玩家总爱在公共语音上装作别人队友,瞎几把乱喊跳。

      “可可,听得见吗!一会儿跳学校!”

      很快,那边传来方可予疑惑的声音:“嗯?迟迟你刚不是说,跳Y城吗?”

      方可予惊呼:“我已经……跳伞了!”

      迟榆连忙查看地图。

      方可予的小橙点已经在Y城头顶上了。

      然而飞机驶离Y城已经有一段距离了,她要跳去Y城只能在降落伞被别人两枪毙命。

      迟榆选择迅速跳伞:“你在Y城捡装备,我在附近降落捡到装备来找你汇合。”

      迟榆玩游戏有个天生buff,就是不管她降落在哪儿,地点再烂,周围资源都丰富的不行,至少是最为火热的狙击枪也能手到擒来的。她表妹齐妙,微博转发十转九中,以前迟榆还羡慕的不行,后来才发现,原来这狗屎运是家族遗传。

      迟榆刚落地,没见着最基础的霰弹枪,就连威力最小的手枪都没见着。

      只在一间房子里找到一把98K以及30发子弹。

      98K是除了空投箱里威力最强的狙击枪了,但没有谁会用98K来打近战,她必须还需要一把能用来近战的。

      迟榆降落的地点极偏,开降落伞在空中飞时,她往周围瞧了几眼,也没看见附近玩家。

      她放了个心,安安静静的搜房间,终于看见了步枪,她冲上前,将枪捡起来换子弹——

      这换子弹的R键刚刚按上,迟榆就被后背而来的霰弹枪一发子弹喷在地上趴着。

      ——Renxingwaigua使用S686霰弹枪爆头击倒了您。

      霰弹枪在15米以内伤害极高,没有防弹衣的迟榆只能惨兮兮的在地上趴着,左右键猛按,生怕面前的人直接把她送出游戏。

      唯一能救她队友方可予,此时还在另一边搜着装备。

      “可可,我被人一枪蹦地上了!”

      “我觉得我活不下来了,你来把这个人解决了!”

      方可予立马朝地图上迟榆的方向跑过去。

      她竖起倒在路边上的小摩托:“你放心,我刚在路边捡了个摩托!”

      “相信你能稳住。”

      就算方可予开摩托来,也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迟榆只能选择自救——

      她毫不犹豫的摁开公共语音:“别杀我!看见我的游戏ID了吗!我是挂逼!不杀我留你一条狗命带你飞!”

      由于游戏名称只能用英文和数字组成,迟榆给自己取了个帅炸天的ID——

      Woshiguabi。

      这游戏,除了队友就只能击杀你的人能看见你的ID。

      迟榆这游戏名字,专门取给击杀她的人看的。

      她自以为能威慑对手,结果却一点儿用都没有。

      方可予离她还有两百米,迟榆心里默算,运气好等她把面前的人干了把她拉起来还是有希望的。

      迟榆再接再厉:“你看见我背上的98K——”不杀我就给你。

      她的K字刚刚吐出来,就被一枪爆了头。

      “不好意思,我对你的98K更感兴趣。”

      “谢谢。”

      “还有。”

      迟榆虽然成了盒子,但她没退出游戏,还能听见耳麦里传来男人冷淡低沉的声音,带着电流滋啦滋啦的声音慢慢的渗进她的耳窝。

      好听极了,如果在平时,迟榆可能还会让他多说两句话。

      但现在情况不同,一想到这人一枪蹦了她,在好听的声音在她耳里只能变成一坨狗屎。

      耳力极好的迟榆在咬牙切齿中,耳麦里似乎传来方可予驶来的摩托嗡嗡声。

      声音轻的她差点以为得了幻听。

      “看见我的游戏名称了吗,不需要挂。”

      迟榆这还第一次见到自称人形外挂的,就连他偶像都没这么说过。

      她点了死亡回放,ID名叫‘Renxingwaigua’的男性角色拿着红色霰弹枪,一枪稳稳的喷在她脑门上。

      一击毙命。

      迟榆让方可予继续玩下去,退出这局游戏去吧台买了瓶水,坐回位置上后,随机排了一个人组成二人小队。迟榆动态视力贼好,只要人一动她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堪比透视外挂,就是枪法一般,平时打打鱼塘局吃鸡也是常常有的。

      方可予上个星期一个人匹配,十八杀吃鸡,虽然是1800分的局,但是这战绩已经从上个星期吹到了今天,似乎还有再吹一年的准备。

      这至少证明方可予牛逼,迟榆退了游戏,方可予起码也能活过她下把成盒之前。

      又是熟悉的飞机上,但航线和刚刚的正好相反。

      迟榆没准备开口,但她的队友已经说上了话:“等会儿跳集装箱,我标了位置。”

      迟榆觉得这声音耳熟,只两秒钟她就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刚刚杀了她后自称人形外挂那位?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人形外挂跟在她屁股后面成盒的。

      感情又遇见个比她还能吹牛逼的。

      迟榆毫不留情的讽刺:“是刚刚的人形外挂吗?”

      “看来你的挂一点都不好用。”

      “这几天我的挂做活动,买一赠一。”她用手机搜索,“透视挂,锁头挂,毒圈挂,应有尽有。”

      “还有刚刚推出的主播专用挂。”

      “你要哪一个?”

      人形外挂:“……”



    第2章 第二枪

      迟榆搁下手机,耳麦里嗡嗡飞机飞机声,震的她耳膜疼。

      她只开了小队语音,嘈杂声音里人形外挂一声不吭仿佛消失了一般。

      迟榆秉承对队友的友好试探性开口:“嗨……还在吗。”

      没人吭声。

      迟榆猜想,这人要不是没在电脑前,就是不想理自己。

      但自认人见人爱的迟榆觉得后面一种说法是根本不存在的。

      迟榆点开地图,飞机还在航线行驶着,飞到集装箱还有一段距离。

      她眼睛都不眨,直直地盯着屏幕——

      一秒前,地图上被标记了个小蓝点。她的队标是橙色的,而蓝色图标就是她的队友人形外挂。

      这人显然在呀。

      迟榆继续问: “真的不在吗?”

      还是没人应声。

      迟榆叹了口气,不得不接受这人不想理自己的现实。

      要是她贼牛逼,肯定硬气的一个人随便往哪儿跳捡起枪支就往人群里冲还是突突突扫射收人头。

      但她不行呀。

      迟榆自我认知非常清晰,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只能当个冲前面报眼线的肉盾,最多就是运气好能捡点枪再递给牛逼的队友。

      迟榆紧盯屏幕,生怕人形外挂一声不吭就跳了伞。

      她回想到惨不忍睹的几分钟前,自己还在换子弹,就被人形外挂一枪喷在地上。不多说,这水平肯定是比她高了不少的,至少跟在他后面混点人头是没问题的。

      最重要的是,关键时刻还能拿他当肉盾呢。

      迟榆的想法很丰满。

      果不其然,几秒后,这人形外挂跳下去都没给她说一声。

      迟榆忍不住啧啧两声,也打开伞跟着跳下去,人形外挂蓝色图标朝哪儿她就朝哪儿,甚至是开伞的时候都在他边上在空中一摇一摆。

      “啪嗒”一声落地后,两人前后距离差不过五米。

      他们降落的地方在G港集装箱,资源丰富。

      不过对迟榆而言,不管降落在哪儿,资源都丰富。

      她才堪堪搜了三个集装箱,拿了一把98K,M416都满配了。

      她瞅着面前的另一把比较热门容易上手的SCAR-L俗称小黄枪,犯了难。

      多了的枪支对她而言也没什么用。

      迟榆想了想决定做个乐于奉献的好队友,毕竟等会儿还要跟着混。

      她摁开小队语音:“外挂,你在哪儿?我这里有Scar-L你要吗?”

      离迟榆只有十几米距离凭着散弹枪已经灭了两个队的人形外挂,在舔完第四个匣子后,静默了一瞬。

      三级背包、二级防弹衣、止痛药什么应有尽有,可是……他今天跟触了霉运一样,手上还只有一把散弹枪以及不怎么好用的步枪。

      头盔也是,连个二级头都没有。

      他从未见过如此穷破的集装箱,往常舔完几个包,不说穷吧,背包里的东西至少还能看的过去。

      这把真的穷的跟乞丐似的。

      但人都是有自尊的,受到飞机上来自卖挂人的侮辱后,顾思渊一点都不想应声。

      他没直接退游戏都算是对她的尊重了。

      顾思渊垂眸,没说话,移动鼠标继续往前搜。

      迈了两步后,他终于抿着唇冷淡地回复:“不。”

      寡淡的冷,似乎多说几个字收个音都是浪费。

      迟榆抬高声音,细数自己面前的装备:“我这里还有满配M416,一把98K,你要吗?”

      “还有医疗箱、三级防弹衣、几包子弹,我的包都装不下了。”

      迟榆假装叹气,十分惋惜:“哎,看来一会儿只能装满去别人那里送个快递了。”

      “毕竟,这都是要给有需要的人。”

      这时,他听见了迟榆打开了公共语音叫喊着:“顺丰快递,顺丰快递,送到您家,让您安心!”

      朗朗上口,还好公共语音二十米以外的人听不到,要不然准引来几个队伍。

      顾思渊:“……”

      感情不是集装箱穷,这卖外挂的都富得流油了。

      但她说的这些有些吸引人,恰恰都是他十分需要的。

      顾思渊游戏角色视线下移,一把低级霰弹枪,一把精致却没什么用的手枪。

      要真的跟富得流油的人对打,他只有撅屁股跑的命。

      “哦……这里还有一个八倍镜。”

      “真的不要吗?”

      迟榆自证清白,她这运气可不是外挂能有的:“我先说,我这东西来路干净,清清白白,跟挂没沾边。”

      “像我这种三好公民,怎么可能把不正当得来的东西给别人呢。”

      迟榆话音刚落,便看见人形外挂的男性角色已经小跑到她面前:“来了。”

      他的话依然简短,声音清冷不带任何色彩:“狙和M416。”

      为了挽回他人形外挂的尊严,他勉强和这个卖挂的多说两句话。

      顾思渊自玩绝地求生到现在,打了快几千小时了,这号打了几百小时,卖挂的遇见不少,还第一次听见女生卖挂的。

      当然,是不是女的还要打个问号。

      这女卖挂的说话时背景音嘈杂,模糊不清的声音里还夹杂着各式各样的杂音,像是在网吧。

      嘈杂的,多说两句话都能影响他的听力。

      迟榆将两把枪都给了顾思渊,自己用刚刚捡到的Scar-L。

      她这时候才注意到人形外挂穿着黑色带帽风衣,脖间挂着红围巾,黑短T,迷彩短裤以及踩着一双红色高帮运动鞋。

      迟榆:“……”

      她掐指一算,这一套按照市价得有五位数了。

      看来面前还是位有钱的大佬,迟榆半开玩笑:“这两把枪五十块哈。”

      顾思渊鼠标一移,把枪扔地上,继而又迅速的装备好:“刚扔地上还给你。”

      “你没捡。”

      “现在是我的了。”

      迟榆:???

      好不要脸。

      刚刚冷淡的人设去哪儿了,迟榆现在只能想到无赖。

      G港特别大,迟榆两人在集装箱的左下角里。刚刚顾思渊装备不行,也没想出去搏斗,但现在不一样了,他现在这两手装备,已经可以开始收割人头了。

      这时候集装箱的另一边,几个小队打了起来,枪声激烈,子弹跟不要钱似的到处乱飞。

      激烈的,把队友都给误伤了。

      顾思渊喝了两瓶能量饮料,朝子弹纷飞的方向跑去。

      迟榆有点拎不清,这时候不是等两边人打完再过去吗:“你干啥!”

      “劝架。”

      三分钟后,两个人成为G港一方霸主。

      迟榆太久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了,一时有些怀念。

      她瞧着人形外挂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现在人形外挂在她面前,便是一尊大神,他在哪儿她便在哪儿。

      迟榆小心翼翼的递上背包里仅剩的六瓶能量饮料,咽了咽口水:“大神,我的饮料都给你。”

      顾思渊轻微一抬眉,“大神?”

      三十秒前他还左一句右一句的被叫做挂逼。

      两个人搜完G港所有角落,确定没放过一丝一毫后,开始在最角落的蓝色集装箱里分赃。

      每人一个三级包,三级甲,枪支齐全——

      就是在分头盔的时候犯了难。

      迟榆脑袋上正罩着唯一一个三级头,瞅着大神脑袋上劣质一级头,她忍痛将三级头摘下来,乖乖的带上摩托车头盔:“来,给你。”

      这局应该开始十几分钟了,他俩仍然处于安全区的最中心,淡定如狗,根本不需要动。

      似乎安全区的缩小跟他们没关系似的。

      两人蹲在地上大眼对小眼,迟榆先忍不住吭声:“我们去外面闲逛?”

      顾思渊没说话,但身体很诚实率先一步迈出集装箱,迟榆紧追其后,屁颠屁颠跟在后面。

      她细数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子弹没几发,全部都给大神,绷带医药箱应有尽有,简直就是一个称职的医疗兵。

      周围没人,四处一片寂静,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听的清楚。

      在这样安静的只听得见两人脚步声的区域里,迟榆一下子壮大了胆子,冲到马路上,打了两套军体拳。

      她刚刚新戴上的绿色头盔特别显眼。

      刚开着蹦蹦二人车来到对面山坡上的小队瞧见马路边上左摇右晃的绿色摩托车头盔,绿的亮眼,八倍镜一开绿的发光,狙击枪直接朝绿脑袋上面开了一枪。

      迟榆这军体拳打的刁钻,子弹擦着她的脖子过去,射在她身后的土地上。

      迟榆:“……”

      来人了!

      她立马飞奔到后面的岩体上蹲着。

      并打着报告:“大神,来敌人了,对面山坡95方向,两个人。”

      迟榆眼睛特好使,虽然她枪法不行,但是找到人还是容易的。

      尤其是想爆她头的人,一点情都不能留。

      顾思渊早在听见枪声后便找到岩体架枪,两发98k,枪枪爆头。

      两人显然以为在街上打军体拳的人队友肯定也菜的不行,在队友被击倒的时候还有些不可置信,另一个人在拉他起来和躲藏之间犹豫了一瞬,就被刚换好子弹的顾思渊又一枪爆头击倒在地。

      好了,两个人谁也拉不了谁,只能成为两只盒子整整齐齐乖乖的排在一起。

      迟榆正想再夸奖几句,YY频道传来了方可予的声音:“呜呜呜迟迟,我要下游戏了。”

      她声音断断续续匆匆忙忙,显然着急的不得了。

      “辜霖来查岗了,我要先下线了,我们改儿再约。”

      迟榆:“……”

      她乐意当一只快活的单身狗。

      迟榆飞奔到两个盒子前,敌方两人的头盔已经被打爆不能用了。

      再怎么难过,也只能带着刚刚绿的发亮的头盔。

      迟榆学乖了,她跟在顾思渊后面,哪儿都不去。

      像是受过培训一样,顾思渊前进一步她便前进一步,该趴的时候趴,该递药的时候递。

      十二分钟后,迟榆吃了鸡。

      名叫“Renxingwaigua”的男性角色,22杀吃鸡。

      在决赛圈,两腹受夹,迟榆已经连递药的机会都没了,变成了一只盒子。

      顾思渊决定拼一把,朝四方扔了烟雾弹迷惑敌人。

      这烟封的极好,周围都是烟雾,对手一时也没法察觉顾思渊在哪儿。

      趁着这段迷惑人的时间,顾思渊冲上前,M416弹无虚发,一人灭了两队,子弹到达之处一片腥风血雨。

      0杀吃鸡的迟榆目瞪口呆,小心翼翼,声音带着奉承:“我……我不卖挂了,能再带我吃一次鸡吗。”

      “加个好友吧,大神。”

      回答她的是,人形外挂毫不犹豫的退出。

      迟榆申请好友,等了五分钟,却没等到回复。

      人形外挂下线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迟榆:你会后悔没有加我好友的!



    第3章 第三枪

      SRT战队建立之初只有四名成员,成立时间只有三个月,在众多拥有斐然成绩的战队里丝毫不起眼。

      基地设在离S大步行二十分钟就能到的春江小区里,是一栋三层小别墅。

      SRT隔壁也是栋小别墅,主人是与它相邻的是电竞行业大头ING战队。

      基地一层训练室里。

      老毛刚刚在决赛圈险险吃鸡,上了2500分后,单排吃鸡特别难,不仅需要技术,运气也要占很大部分。

      大神有不少,比大神还多的就是一个个开挂的神仙,闭着眼睛都能把人打死,挂的种类多种多样,有想路飞一样能把手伸老远来打你的,还有外挂自动帮你锁敌人头的。

      老毛本以为这把吃不到鸡了,没想到挂冲到他前面,被封号强制下线了。

      这场一个人单排的游戏里,还没结束,神仙就杀了37个人,直接被举报三十七次,终于大快人心的封了号快活下场。

      显然这神仙渡劫失败了。

      老毛乐的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他快有两个小时在位置上没动过了,干脆站起身在训练室里巡视了一圈。

      离他只有两步距离的顾思渊,面无表情地退出了Steam。

      老毛凑在他电脑前,瞧见的是素净的电脑桌面。

      只见顾思渊,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指节微曲,轻扣桌面,发出清脆响声。

      这样的顾思渊,着实少见。

      老毛有些好奇:“阿渊,怎么了?”

      上一次顾思渊这样沉思的表情,还是战队建立初期遇见困难的时候。

      “没什么。”顾思渊回神过来,“刚刚在游戏里遇见了个开变声器卖挂的变态。”

      “就是有点怪,卖挂的玩游戏居然不开挂。”这点顾思渊在游戏时一直注意着,要开挂了技术还能这么烂,那没必要卖挂了。

      因为没人买。

      老毛本以为多大事儿,卖挂的开挂的这游戏封都封不完,就连排名榜上前十名,都是卖挂的。

      他拍了拍顾思渊的肩:“卖挂的可能觉得开了变身器就会有人来买。”

      “显然是想多了。”老毛揉了揉有些干瘪的肚子,“走,吃宵夜去。”

      顾思渊应了声。

      他总觉得,今天听见的声音有些许耳熟。

      #

      自上次遇见人形外挂后,迟榆玩游戏总有点不得劲。

      她尝试了好几次加人形外挂好友,但没一次点了同意。

      迟榆终于心灰意冷,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游戏名的弊端。

      她瞅着自己打到1900分的账号,KDA不高不低,就是名字太难听了,她忍痛决定换一个。

      绝地求生不能改名字,迟榆只能再花98元买了个新账号,并给自己取名叫Sweetme。

      一看就甜的不得了。

      她决定以后都不装卖挂的了,要是有人击倒她,她就装小甜甜一口一句嗲死敌方。

      她玩着新建立的账号快一个多星期了,都没再遇见过人形外挂。

      匹配本就是随机性的,茫茫玩家中要是遇见了,那才是缘分。

      再加上期末考,迟榆都快忘了遇见人形外挂这件事了。

      大四上学期已经结束,迟榆的宿舍已经没人了。

      她的室友该实习的实习,该准备拿考研成绩的拿成绩,就她一个人无所事事。

      宿舍空空荡荡,曾经堆满物品的角落已经被室友带走,只迟榆一人待在宿舍不想离开。

      直到拖到了宿舍封楼,迟榆才恋恋不舍的回了家。

      因为她家条条例例,就有一条写着——

      在家禁止玩电脑。

      因为有迟榆和迟先生在家开黑玩英雄联盟不小心无视了齐女士,最后被齐女士数落了一个暑假的惨痛经历。

      后来齐女士勒令,只要她在家,决不允许在电脑上玩游戏,就算扫雷都不行。

      于是,在家里赖着玩了两天手机的迟榆,终于被齐女士从沙发上拎了起来。

      迟榆穿着粉色珊瑚绒睡衣,半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拿着牛奶,另一只手灵活的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

      齐女士瞧着在家懒的不行的迟榆,叹息:“妈妈最近给你找了个实习工作,和你专业挺接近的。”

      “还找了个关照你的人,大你一届的学长,等改天你爸回来就带你去见见人家。”

      迟榆眼睛一抬,退出刚刚买了精力瓶的开心消消乐。

      她对实习这事儿一点都不热衷:“妈……你再让我玩一个学期吧。”

      “真的,你相信我,大四一毕业我肯定乖乖的上班!”

      迟榆不知从小做过多少这样的保证,齐女士一点儿也不信。

      她双手叉腰,怒瞪迟榆:“你爸不在,你觉得我会信吗?”

      迟先生也就是迟榆父亲迟显庭,是迟家最没有地位的一个,迟榆紧追其后。

      她们家最有发言权的便是迟榆面前插着腰的齐女士。

      迟显庭从小宠迟榆不得了,硬是一点儿苦都不让她受。

      本来大四上学期就该实习是迟榆,迷上了绝地求生,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迟榆舍不得离开电脑,只得趁着齐女士不在,在迟父面前撒娇。

      迟父显然受不了宝贝女儿可怜兮兮的模样,咬着牙在齐女士的死亡注视下,强势决定让宝贝女儿再玩一个学期。

      前几天迟父谈生意去了外省,还要一个多星期才能回家。

      唯一能给迟榆打掩护的迟爸爸不在了,她的战斗力一下就降了一半。

      “妈……”迟榆抱着齐女士的手臂撒娇,“你看快过年了,让你宝贝女儿再在家里玩玩吧。”

      自小迟榆就对撒娇很有经验:“今年是迟迟宝宝最后一年拿压岁钱了,就可怜可怜她吧。”

      迟家历来有个传统,工作了就没有压岁钱,迟榆这一实习,压岁钱也只能打水漂了。

      齐女士不为所动:“不行,你妈已经和别人说好了。”

      迟榆恹耷耷地垂下脑袋。

      鬓边一缕头发垂下,挡住眼眸,嘴唇微嘟,看起来可怜极了。

      齐女士虽然在家一直是唱黑脸的,但谁不宠女儿呀,瞧见迟榆这模样,虽然知道她是装的,但齐女士还是有些不忍:“如果你去呢,压岁钱照样给,还给你翻倍。”

      话音刚落,刚刚还恹恹的迟榆,立马直起身,眼睛亮亮,仿佛刚刚恹耷耷的不是她似的:“真的吗?”

      齐女士点了点脑袋。

      “你不是一直喜欢玩游戏吗,妈妈给你找了个跟电竞相关的职业。”

      齐女士其实一直不算太懂,她家从小就没亏待过迟榆,怎么的迟榆就变成这一副爱财如命的模样。

      从小零花钱给的也是够够的,就连迟父,每次还悄悄的给她塞钱,都是五位数起。

      初中的迟榆还算没那么在乎钱,但高中一过不知道中了什么邪。

      开始特别喜欢钱,但也不抠,特大方,有了钱就想花,甚至有一天还说出要和钱结婚的豪言壮语。

      齐女士当时还以为迟榆养了小白脸,十分严肃的问她钱去哪儿了。

      迟榆一本正经:“我相当一只快活的单身狗,钱就是快活的源泉。”

      哦,说的好像好有道理。

      迟榆就没打算找男朋友。

      她瞧过太多有了男友后连自由都没有的人。

      迟榆觉得没意思,她一点儿都不想过这种没有自由的生活。

      #

      迟榆赶在元旦前一天放的假,大四上学期假期来的特别早,她读书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体会不到元旦放假的快乐。

      2018新年特别迟,就连除夕也在情人节之后。

      迟榆终于在家混到了一月中旬,她的开心消消乐也突破了三百大关。

      家里不准玩笔记本,迟榆在家无聊的直打哈欠,她瞧着无聊的电视剧,叹息:“哎,好想吃鸡。”

      齐女士以为迟榆想吃鸡了,正巧当晚迟父回来,三人一起吃了顿满汉全鸡。

      红烧鸡块,凉拌鸡肉,鸡丝汤。

      齐女士给迟榆加了块鸡肉:“来,想吃鸡了多吃点。”

      迟榆:“……”

      她放下碗筷,恹巴巴的:“妈……我说的吃鸡是个游戏,不是……”

      她的视线扫了下餐桌上的全鸡宴。

      齐女士一下严肃起来:“不行,让你玩手机是我对你最后的仁慈。”

      唉,迟榆觉得自己都快长出霉了。

      吃饭的时候,迟父悄悄趁着齐女士洗手的时候小声附在迟榆耳边:“改天找个时间,爸爸跟你一起去网吧哈。”

      #

      顾思渊训练结束没多久,接到了来自顾妈妈的电话。

      顾妈妈从国家大事说到前几天打麻将,又絮絮唠唠了一阵,才说了最终目的:“阿渊,今天晚上回来吃顿饭吧。”

      他抬眸看了眼悬挂在墙壁上的时间,刚四点整。

      临近春节整个基地的人都有些松散。

      想着快有两个星期没回过家了,顾思渊应了声,收拾了东西后开车回去。

      他五点半到的家,顾妈妈坐在沙发上,也没着急吃饭,显然在等着人。

      他站在走廊上巡视一圈收回目光,转身:“基地有点事,我要回去了。”

      上个星期堂弟朝他抱怨被拖着去相亲,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了他。

      顾妈妈有些着急,人都没来呢,怎么主角就要走了:“阿渊,还没吃饭呢,吃完饭再回基地吧。”

      “今天妈妈的好朋友一家也要来。”

      “她女儿跟你一个学校,学传媒的,算是你学妹。”

      顾思渊眼皮一抬,显然对这档事没什么兴趣:“不用了,事有点着急,我先走了。”

      “你们吃好。”

      “改天放假了再回来。”

      他穿上了鞋,开门、踏出去一气呵成。

      “啪嗒”一声,房门被关上了。

      在顾家,顾思渊向来是言出必行。

      顾妈妈坐在沙发上已经在苦恼等会儿人到了该找什么理由。

      毕竟帮别人介绍工作,还打包票让自己儿子多多关照一下,这下主角没了一时还不知道该怎么说。

      顾妈妈脑子一思索,只能找出个他儿子在回家路上车胎爆胎,暂时回不来的理由了。

      却没想,半分钟后,门旋转出清脆响。

      顾思渊回来了。

      “有点饿,还是在家里吃了再走。”

      这句话显然没什么说服力。

      男人想到刚刚跨门出去,视线朝前,一眼就看见朝他家门方向走来的一家三口,小姑娘眉眼弯弯,朝父母撒着娇。

      一如以往的明媚,像小太阳直射在他心间。

      作者有话要说:

      顾思渊:打脸来的如此快。

      迟榆:原来我是开变音器卖挂的变态

      这里解释一下~

      男主人形外挂,就是厉害的跟开了挂一样,不是真的开挂

      女主嘛,就是要死了,恐吓一下对方自己是开挂的,但其实没开挂。别听她瞎吹



    第4章 第四枪

      迟榆一家三口五点从家里步行出发,约定见面时间是在六点。

      地点是离他们家两条街道的富江小区里。

      迟父存了要喝酒的心,迟榆不喜开车,距离不算太远一家人决定走路过去。

      迟榆昨天和迟父去网吧玩绝地求生。

      她先不信邪地登了原来装逼卖挂的号,人物角色一搜,人形外挂在线。但不管是加好友还是拉组队,投出去的消息如沉入湖底的小石子一样无声无息。

      她气呼呼地登了“Sweetme”的账号,准备带着迟父去报复社会。

      第一把两人纷纷落地成盒,第二把迟榆落地就把三级套全齐,突击步枪配置快满了,两百发子弹以及急救包若,把三级背包都快塞满了。

      迟榆觉得这把肯定能活到前十,必须要一洗刚刚落地成盒的耻辱。

      迟父的电话叮铃铃地响了。

      齐女士刚刚买菜回家,发现出门前正端坐在沙发上看直播的两父女不见了,立马察出端倪,一通电话拨了过去。

      迟父接了电话慌张了一瞬后,立马一本正经回答:“老婆啊,刚刚迟迟寝室的灯泡坏了,我们两个出去买新的,买好了就回来。”

      “哦……”齐女士半信半疑。

      迟父再接再厉:“路上有点堵——” 他还没说完,网吧各个角落传来清脆悦耳的女性播报音——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恭喜坐在062号的玩家在绝地求生游戏当中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

      迟父捂听筒已经来不及了。

      迟榆头上戴着笨重的耳机,她玩的认真,正屏息专注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响动,压根就没注意到迟父在接电话。

      迟榆一枪喷死了朝自己跑过来想要刚枪的傻大个,她瞧着地上安安静静的盒子,高兴的不行。

      摘下耳机,迟榆兴致冲冲地拍了拍迟父的肩:“爸,快过来舔包,我刚灭了个人。”

      当被杀的人变成盒子后,去捡地上盒子的东西来填充自己的背包称作填包。

      后来就叫的人多了慢慢又变成了舔包。

      迟父转过头,离自己极近的宝贝女儿杏眼微弯,小脸红扑扑的,嘴角是压抑不住的笑容。

      但一声“嘘”已经来不及了,电话里一声怒吼吓的迟榆僵在原地:“迟榆!迟显庭——你们俩马上给我滚回家!”

      迟榆吓的连快递都不送了,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安安静静的下线。

      父女俩低垂脑袋回家去了。

      迟榆一回家,就冲到齐女士面前可怜兮兮的眼睛一眨一眨,从小到大她对卖萌这码事儿最熟悉了。

      齐女士立马把她赶到一边,开始训斥始作俑者迟父,更是惩罚他睡了一夜的书房。

      要不是今天要出门,齐女士连白眼都懒的翻向迟父了。

      #

      一家三口只走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迟榆前一分钟还在朝父母讲今天的趣事儿,脑袋一转就瞧见了离他们只有两米远的立在大门口的高大个。

      迟榆目测有一米八七,黑衬衫外面罩着深灰色长风衣,被休闲裤包裹着的腿又长又直,像个模特似的直挺挺地站在门口。

      禁欲又冷漠。

      要不是他脚上穿着室内棉拖,迟榆还以为这是不知道哪家开衣服店不小心遗忘在门口的假人。

      离高个模特越来越近了,迟榆也没抬头朝上望他长什么模样。

      太高了,一米六的她脑袋要朝上扬四十五度了,那样好累。

      只见面前高个模特往后退了一步,微微侧身让出身后的走廊。

      声音低沉缓慢,每个字咬的清清楚楚,尽量让自己不显得冷淡:“叔叔阿姨好,我是顾思渊。”

      齐女士脸一下就笑开了:“小顾好,小顾好。”

      她给迟榆介绍:“迟迟,你叫顾大哥就好了。”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客服微信lqt-19971024                            3-5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