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水产竞博电竞app基地交流组

泪忆父亲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 楼主
      


    作者简介:

    李武军男,祖籍湖南益阳。生于1975年,早年毕业于湖南机电学校轻工机械专业,后自学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研究生学历,现长居广州,现任广州市特帅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董事长。主要经营高精密注塑模具,塑料制品,林业等领域。


    泪忆父亲

    父亲已经永远的离开我们整整七天了。但我分明感觉父亲的音容笑貌就在眼前,父亲像是从未走远。我的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老人家。想到情深处,只有那无声的泪水唰唰而下……

    今天和美国有个电话会议,我感觉我依然声音嘶哑,神情恍惚,一切都还没有回归到正常的轨迹,我不希望目前的这种状态给我的客户带来负面的影响,只简单的沟通了基本的项目要点后,我就匆匆忙忙的收了线。这么多年以来,我能够坚持勤奋工作,努力学习,一心向上,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知道,我的老家有那么一位老人在时刻期待着我和他分享我的快乐和忧伤,分享我在国外所经历的奇闻趣事以及我在不同阶段所取得的每一个小小的成绩。而如今,天人永隔,夜深人静时,作儿子的满腹衷肠唯有倾诉于那徐徐清风。

    我的父亲在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地位宛如圣人般的存在。

    我的父亲生于公元1933年农历二月初十,他老人家的一生正是横跨我们整个社会从民国到解放到政治运动的整个动荡不堪的过程,当改革开放来临,社会经济现状刚刚开始好转的时候,父亲那一代人却已经开始老了。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年代,赚钱的门路又少,我的父亲却以最原始的力量,体面的养育了6个儿女。我的父亲留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勤劳。壮年的父亲身体极好,当我打记事起,总是感觉父亲有做不完的活,却也永远不知疲倦。我们家里就父亲这么一位壮劳力,每当农忙的时候,都是父亲作为最关键的主力军起早贪黑的战斗在田地里;稍微农闲,父亲尝试着养育鱼苗帮补家用,那时候交通不便,父亲经常挑着上百斤重的鱼盆靠双脚一天来回走上几十上百里地去推销鱼苗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父亲在卖完鱼苗后,在返程的时候总是不忘给我们带上一点小零食。印象最深的有一次,父亲劳累一天步行到资阳区长春送鱼苗,回来的时候给五六岁的我带了好吃的花卷,那甜甜的味道啊,永远甜在儿子的心坎上,永远甜在儿子的记忆中;为了帮补家用,父亲后来又开始学习做豆腐。作豆腐的每道工序都是苦力活,留在我脑海中的有关豆腐的记忆均是冬天居多。益阳的冬天阴冷彻骨,小小的我在冬夜冻得缩成一团,坚毅的父亲永远都在忙碌着,或许父亲深夜感觉太冷,或许父亲感觉生活太严苛,他最爱抓起装满自酿谷酒的七五寸点滴瓶,咂一口,益阳话曰之扯个冷喇叭,如是淡淡的酒香慢慢散开,好闻极了。然后,就隐隐约约听到父亲把黄豆噼里啪啦倒进洋铁桶的声音,或许是一次倒的太多,或许是父亲希望在微薄的利润上能多一分的盈余,总之我又仿佛听到父亲从洋铁桶中抓出一把两把豆子的声音。待浸泡好第二天需使用的黄豆后,半夜已过,父亲方得半宿安宁,我在酣睡中依然能闻到父亲的那口酒香,让我感觉暖暖的,也踏实多了。

    当我成年后,我经常和父亲聊天,也会追思当年艰难困苦的岁月。父亲总是和我说,现在条件好了,不比他所生长的那个年代,他一辈子中一天中最高的收入没有超过三十块。父亲在我成年养家之前,一路上的日子都是过得紧巴巴的。但是我的父亲却有着独特的,超然的金钱观。自小到大,我听得最多的,父亲也教诲得最多的就是“金钱如粪土,仁义值千金”。我的父亲和母亲两边的姊妹条件都很好,其中有政府官员,有人民教师,有科学家,而我的父亲一世务农,经济拮据。但父亲从未期待其他条件好的亲戚予以援助,反倒是在这个大家庭的所有人情往来中,若若大方,不卑不亢,平起平坐,从不弱志。

    我的父亲一生与人为善,他总是教导我们,“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戴斗笠的朋友要交,打伞的朋友也要交”,“社会上好的人要交,不好的人也不要得罪”。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山村,因为经济的不发达,在兄弟姊妹之间,在乡亲邻里之间,经常会有一些针对水,土地,山林等生产资源而争抢的矛盾。我豁达的父亲一贯不参与,也不屑于参与这些战争,总是礼让为先。有时候实在气不过的时候,只是会念叨一句:“人不要脸,总会抢相赢”(注:相赢二字为益阳土话,意指便宜或好处。)这句话流传甚广,在我们当地成了父亲创立的名言警句之一

    我的父亲九岁辍学,几乎没有受过正规的文化教育,但一生崇尚教育。在我姊妹渐渐长大的那样一个特殊的年代,要考上大学显然是一个绝对的小概率事件,在赤贫的农村愿意不计回报的送子女读书的父母及其罕见。我的大姐县一中高中毕业无缘大学,二姐县一中高中毕业反复复读还是无缘大学,老三高中毕业加复读仍然无缘大学......长年累月的教育投资加上一次又一次的落榜打击早已使得我们这个贫困的家千疮百孔,但父亲从不抱怨,也不放弃。从我有记忆开始,听父亲讲得最多的关于教育的一句话就是,“田里土里的事情让我来作,你们只管好好读书”,“只要你们愿意读,卖了被窝床帐我也送你们去读”。可以说我们兄弟姊妹的受教育的历程就是父亲含辛茹苦的艰难史。就是在这样的艰难困苦中,最终在我们六姊妹中培养出了三位人民教师,一位工程师,这堪称农村家庭教育史上的奇迹!

    我的父亲对于我们子女的爱来得特别的细心,真不知道看起来那么木纳,那么忠厚,那么深沉,那么粗犷的父爱可以爱得那样的细腻和婉转。我记得,那一年,我的大姐姐作节育手术,为了更好的照顾好姐姐,是我的父亲带了一位本家的叔叔亲自从医院用睡椅把姐姐抬回来的,那种不言不语的怜爱,那种低头抬轿子的默默的神情,至今回想起来依然让人心疼;我的二姐姐曾经有过一次打米的经历,正是那次打米出现意外导致二姐头部受伤,我的父亲带着我的二姐姐遍访名医方使得二姐姐的伤得以痊愈,从此以后父亲再没有让我们六姊妹单独出去打过米;我的三姐姐在家里干农活最多,挑猪屎草,插田打禾都有她的份,父亲经常念及三姐为家庭的付出。后来三姐姐一家搬到和父母住到一起,三姐姐开始创办“放心幼儿园”,每当幼儿园成功的举办大型活动时,每当幼儿园的经营取得新的成绩时,父亲总是低调的兴奋不已。我是父亲贴心的满崽,我知道此时此刻父亲最想对三姐和三姐夫说的一句话就是:创业艰难,守业更难,今天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值得珍惜啊;我的四姐曾经害过一场比较麻烦的病,心疼得父亲整夜整夜的睡不着,父亲把已经结婚生子的四姐接回娘家住了很久,请来偏方郎中与父亲同吃同住达数周,以便更好的观察姐姐的病情。好来得知四姐的病情基本得到控制后,父亲的那种不言不语的欣喜令人刻骨铭心。我的五姐小时候就善于经商,曾经在桥南的农贸市场的荣光减少了多少父亲对远嫁的你的牵肠挂肚啊!我毕业刚刚参加工作的第二年,由于自己的心智尚不成熟,被卷入一场骗局,以至于负债累累。自始至终,父亲没有对我说过一句丧气的话,没有给过我一个失望的眼神,只是默默的给我加油打气。正是在坚毅豁达的父亲的鼓励下,我才一步一个脚印开创了今天的事业。

    我的父亲,还是一位特别孝顺的人。我的外婆瘫痪多年,我记得我父亲无数次亲自用轿子把外婆抬到我们家里来照顾。在最繁忙的农忙季节,父亲在收工后顾不上洗把脸就急匆匆的去外婆房间向外婆请安,陪外婆聊天,给外婆扇风,挠痒和驱赶蚊子;在我爷爷去世之后,我的奶奶开始吃“轮供”,往往在叔叔家住一个月,又来我们家住一个月。那时候我们家里只有一个正式的房间,每当接奶奶来的那天,仿佛过节日一样,父亲和妈妈总是会把房间收拾的妥妥当当让给奶奶睡,而他们自己则搬到横屋的偏厦里面去住。

    我的父亲整个一生都是为他人着想多,替自己着想少,从不愿意为别人增添半点的麻烦。在父亲病重体弱的这段时光,每天晚上要起来解手上十次,父亲每次起来都不愿意开灯,担心灯光吵闹了旁边的妈妈;当已经无力独自起床的时候,父亲每次起来都还是不愿意叫醒负责照料他的女儿,以至于他的两个手臂因为挣扎和摩擦都脱皮了。在父亲去世的五天前,父亲已经及其虚弱,我用艾叶温水为父亲擦洗身子,在父亲大便后用湿纸巾为父亲作清洁,父亲一个劲的夸他的儿子孝顺。当时的我不由得嚎啕大哭,我们作为子女的为父亲付出一次,却可以被父亲深深的惦记,要知道这与父亲为我们几十年的付出来相比仅仅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呀。我在想,我哪里是什么孝子啊,与伟大的父爱相比较,我们人人都只不过是不孝子!

    我的父亲是一位超级乐观的人。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父亲已经及其虚弱,已经无力坐立;父亲的皮肤已经完全失去活力,稍微的碰撞和剐蹭都会导致严重的伤口,且久不愈合。但父亲依然谈笑风生,视病魔如无物。我和父亲的最后一次交谈是在父亲去世的五天前。我看着当时的父亲状态尚可,赶着回广州,我紧紧的握着父亲的手,嘱托父亲一定要好好的,父亲仰卧在病床上,爽朗的对我说:“好!好!好得很!你只管在外头忙你的,不要挂牵我!”没想到,这成了我们父子之间的最后一次对话!

    父亲四十三岁时才得了我这个秋瓜满崽,我这个唯一的儿子的确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以承载父亲对我的梦想。父亲在我心中的形象历来如高山般伟岸,父亲从来都是我强有力的精神支柱。原本以为,我们父子的交流可以长长久久,没想到我们在人世间浅浅的缘分不过就是这短短的四十二年。在父亲病重期间,我们父子俩多次黯然的哀叹父子一生相聚的短暂,每次都是以父子俩泪流满面而收场。

    父亲以八十五岁高龄而寿终正寝。依照我们乡村的说法,这是喜事,俗称“喜丧”,通常孝家对于这个年纪的逝者不会有太多的悲伤。而对于我来说,父亲的离去宛如天崩地裂的感觉。在父亲最后的时光,父亲渐渐虚弱,我依然不敢相信这将是大限的来临,只是自欺欺人的以为父与子的相聚会永不分离。父亲疼爱着他的满崽,儿子眷恋着他的父亲。我们父子间永久的分离留给我这个作儿子的只有那长长的情愫!

    父亲,我永远想念您!

    您的儿子:李武军

    2007年7月14日


    俺爹俺娘俺家乡

    由央视纪录片导演郭西昌(子星)创办


    独一无二的家乡,独一无二的爹娘,把你们的思念告诉我,把我们的情感献故乡。

    欢迎各位关注推送并赐稿。邮箱 :adanajx@163.com,我们将及时给您回复。

    欢迎关注立志于传承国学的公众号


    国学与时行

    传承国学

    责任你我他

    长按关注

    投稿邮箱bjyushixing@126.com


    欢迎大家转发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