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水产竞博电竞app基地交流组

寒门再难出贵子?哈佛教授最新追踪研究告诉你答案!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 楼主
      


    在当今社会,寒门为何再难出贵子?为了回答这一问题,美国杰出政治家、哈佛教授罗伯特·帕特南组织团队,以数年之功,追踪访问了生活在美国各地的107位年轻人,生动地展示了美国社会在过去半世纪以来日渐扩大的“阶级鸿沟”,以及穷孩子和富家子在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全方位差距。


    对于当下焦虑的中国父母而言,这本书揭露了一个难以忽视的真相:阶层跨越,更像是一场家族代际之间的接力赛。你,才是你家孩子最好的起跑线。


    罗伯特·帕特南 赵和平画


    1

    美国梦






    自1776年独立以来,世世代代美国人都深信不疑的是,只要通过个人勤奋、勇气、创意和决心,无须依赖于特定的社会阶级和他人的援助,便能获得更好的生活。建国两百多年来,“美国梦”一直激励着世界各地的青年人,来到这片土地实现自己的价值,美国也因此被誉为全球成功人士的摇篮。然而,在美国哈佛大学著名教授罗伯特·帕特南眼中,曾经的“美国梦”如今正在渐行渐远。


    在美国,哪些因素决定了一个人未来的生活?上述决定因素是否会因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2016年,哈佛大学教授帕特南和他的团队在花了数年时间,研究了107个美国出身于工人阶级和中上阶层的年轻人,出了一本书叫《我们的孩子》。





    《纽约时报书评》评价:

    “读罢此书,没人还能相信美国还有机会平等这回事。”



    根据帕特南对美国社会日益扩大的不平等鸿沟的“突破性解释”,之所以当今越来越少的美国人能获得向上发展机会,是因为这里已经不再是一个靠接受良好教育、靠努力工作买得起房子,并进而取得成功的社会,能力和努力不再起决定性作用。现在,“美国梦”似乎不再真实,或者说至少没以前那么真实。


    为深刻反映美国当代社会的问题,帕特南教授在书中提供了大量具体案例以及大量严谨的数据分析,揭示了当代美国生活的一个“最大丑闻”,即决定个人成功的因素已非个人奋斗,取而代之的是其所在的社会阶层。过去半个世纪,美国社会各阶层已经相对固化,对于那些处于社会底层的公民而言,想要进入上层社会已变得相当艰难。


    帕特南教授将研究重点放在个人发展的早期阶段,探讨家庭、学校以及社区在发展过程中的作用。作者写道,父亲纵火入狱、母亲酗酒吸毒,处于这种单亲家庭环境中的“伊利亚”最终的结局是流落街头。而“戴蒙德”则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父母为着力培养他,搬入有良好中小学配套设施的社区,鼓励他努力读书,每天陪伴他成长直到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两位年轻人同样生活在南部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市,同为非洲裔美国人。由于父母处于不同的社会阶层,其人生轨迹发生了巨大变化。


    在这里,“‘美国梦’的危机”不是一个社科术语,而是一群年轻美国人在贫穷与暴力中的亲身经历。帕特南认为,他们这一代大多数人比父母生活得更好,但他们的孩子和孩子的孩子却面临着更艰难的生活和更渺茫的前途。他们的后代生活在一个社会和经济日益“极化”的世界。富人成功获得教育和经济机会,穷人尽管努力奋斗,却终归于事无补地贫困下去。


    帕特南的观点得到了美国知名民意调查机构的旁证。根据欧维希国际市场研究咨询公司(ORC International)开展的“CNNMoney美国梦民意调查”结果显示,10个被调查人中就有6人认为,“美国梦”已经遥不可及。尽管54%的被调查者表示,自己会比父母生活得更好,但有63%的美国公民表示,他们觉得这一代的美国儿童中,绝大多数不会比他们的父母生活得更好。



    在这本书中,只为揭示一个真相:


    代际之间的影响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的多。


    是的,父母所处的阶层对下一代的影响远超我们的设想。这种影响往往不单纯表现在金钱上,还包括稳定的婚姻(安全感)、充裕的时间(陪伴)、强大的社会关系网(资源)、父母的教育学识(眼界)等等。


    阶层跨越,更像是一场家族代际之间的接力赛。你,才是你家孩子最好的起跑线。


    2

    寒门难出贵子?




    1948年,有个名叫“王淑贞”的江苏女子带着13个孩子,跟随富商丈夫迁徙台湾。不幸的是,次年丈夫在苏南买了一批鱼苗,乘太平轮运往台湾途中不幸遇难。


    丈夫的突然去世,让这个大家庭一下子失去了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因为孩子众多,此后,这个出身富有家族,向来不事家务、玉手不沾滴水的“大家闺秀”、“富家太太”只能放下身段,当起了“下人”和“帮佣”,给富人家里带孩子、洗衣做饭、家教音乐。


    她所有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一双手,一双可以没日没夜工作、能挣到钱帮她养活全家的手。如果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家庭,可能早就让孩子辍学打工添补家用了。


    可她却严格教育孩子,要他们每个人都要上学接受良好的教育,并且“以后要有本事有出息”。即便在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一家人蜗居郊区简陋小屋的时候,她也坚持让孩子往返几十里地上学,从不曾间断过。


    最终,她的13个子女都成了博士,从事科研、商业、艺术、IT、金融等各个领域,其中还有三位获得“美国十大杰出青年”。


    她,就是国际知名“神探”李昌钰博士的母亲,一位横跨三个世纪、被美国两任总统赞誉为“一位伟大的母亲”的女子。


    王淑贞13个子女教育背景及工作去向:


    李昌铨(男):上海商学院毕业,从商。

    李昌铎(男):台湾农学院、美国纽约大学从事科学研究。

    李昌钢(男):联合国非洲农耕顾问、美国环保水利工程师。

    李昌云(女):台湾中央政校毕业、美国文具公司工作。

    李昌珑(女):上海家政学校毕业、美国时装设计。

    李小枫(女):台湾大学农化系、美国爱德华大学硕士、美国匹茨堡大学博士、美国纽约大学终身教授。

    李昌婗(女):台湾东吴大学、美国纽约大学毕业、任美国柏林证券副总裁、美国石化公司总裁。

    李昌霞(女):美国杜鲁大学毕业、美国保险公司电脑设计。

    李昌萍(女):台湾东吴大学法律系毕业、任法院法官。

    李昌鑫(男):美国马里兰大学博士、任美国维吉尼亚大学研究院副院长。

    李昌钰(男):美国纽约大学博士、康州警政署长、国际知名“神探”。

    李昌如(女):台湾国防医学院毕业、从事护理工作。

    李昌芷(女):台湾新闻学院、美国时装广告学院毕业、美国知名广告设计专家。


    寒门难出贵子是因为金钱因素吗?是,但也不完全是。


    如果论起贫穷,在当时的台湾比王淑贞家穷困的大有人在。可有多少穷困家庭的人宁愿选择让孩子辍学打工挣钱,而不是像王淑贞一样“一个都不能少”的,始终坚持每个孩子都接受良好的教育,没有让任何一个掉落阶层?


    2017年8月22日,深圳一名23岁的青年想上学不成跳楼自杀。原来,青年早年因家庭经济不佳,初中就辍学出来打工补贴家用。后来他想重新入读中专学些技术,虽然家庭经济已好转,但他却依然遭遇了父母的反对。


    作为一个在一线城市生活的年轻人,想必他通过观察周遭,早已了解到自己倘若再不努力一把,就会无法脱离当下的生活一生都要为生存而战,可现实却又给了他重重一击。家人的冷漠让他看到了自己人生的后半程,这种对现实的无力感,最终导致他走上绝望的边缘。


    我们以为寒门难出贵子是因为金钱的匮乏,而真相确并非如此的二元简单。


    寒门跨越阶层难的重点不在“寒”,更多是在“门”,父母及家族亲人的眼界、学识,以及价值观、人生观都对后辈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很多人往往只看到了别人富庶的家底,却没有了解到那些始终兴旺的家族,传承给后人的不仅仅是金钱,因为真正能传承下来的财富是才华、知识、经验、信仰和修养。


    3

    家庭到底怎样影响了年轻人的人生轨迹?




    帕特南教授在他研究中从父母的教育水平、婚姻状况、社群邻里、非婚生育等多个角度分析了家庭对孩子一生的影响。在此摘录二三:


    一、学校教育的阶级差


    在众多研究数据中,其中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是,学校教育中出现的阶级差距:一个人能否大学毕业,家庭出身更重要,而不是中学时的考试成绩。


    如果你成长在经济收入最低的家庭中,那么即便中学成绩好,你从大学毕业的几率,也要低于生活在高收入家庭但成绩差的同龄人。



    如果说数据是死的,那么现实则是:越是教育程度高的父母越会鼓励自己的孩子接受高等教育,而教育程度低的父母反而会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也就是说,出身在不同的家庭年轻人,从一开始就站在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起跑线上。


    二、弱关系


    弱关系,或者可以理解为社会资本。


    弱关系对一个孩子的成长尤为重要。所谓弱关系,是指孩子的父母是否有朋友能够在孩子找工作、申请大学或生病就医问题上随时施以援手。



    从图中可以看出,教育程度更高的父母,拥有更广的社会关系网;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父母,他们孩子的社交圈就很难超出亲戚与邻居的范围,在诸多社会职业中,较之于高知家长,他们认识多一些的只有“门卫”。


    普通家庭的子弟很多时候并不缺乏努力的决心,缺乏的只是看清方向的能力,而这些能力如果没有家族长辈及外来资源的补位,往往在人生的关键时候,决定了年轻一代完全不同的人生走向。


    不同社会阶层的经济能力是悬殊的,但更为悬殊的则是那些看不见的资源。


    三、不平等在代际间的不断积累和叠加


    容易让人忽略却又无法回避的现实是:不平等是会不断积累和叠加的。


    比方说,只有上层阶级家庭的父母能读到科学的育儿理论和新方法,而他们教出的孩子,也因此在智商和情商上都远远领先于底层家庭的孩子。


    这种在人生起点上便已种下的不平等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本加厉。


    甚至包括该书本身的销售数据,也有颇有寓意:在某电商平台上,北京上海两地的销售占了全国的60%。


    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家族几代下来都很难脱离社会底层的命运,而罗斯柴尔德的家族和事业却兴旺超过了200年。同样的,我国恢复高考后,那些通过高考及改革开放,重新站到人潮浪尖的人,大多还是当年社会运动中被打倒的富农富商的子弟们。


    中国呢,阶层流动上升的通道关闭了吗?


    从中国当下的发展阶段来说,上升通道的口子虽然在渐渐收窄,但阶层远未到固化的时候,依然存有大量机会。


    很多人抱着“读书无用论”的错觉,总是举例“早年很多没有好的家世和教育背景的人,也能靠个人努力跻身中上阶层”,但那只是因为从当时中国的发展阶段来说,社会流动性远未固化造成的。


    但从近期北大清华两所学校的数据来看,中国重点大学农村学生比例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不断滑落。北大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三成落至一成,清华2010年农村生源仅占17%。


    上升通道在收窄,但依然存在,大家都还有上车的机会。


    很多父母总是单纯的寄希望于下一代,他们不知道的是:一个家庭,父母首先不能放弃的就是对自我的要求,不论是物质还是认知层面。而我们中的多数人,有一天也会是另一些人的起跑线。


    4

    大家为何焦虑?




    很多年前的一个晚上,在北京东三环外的大董烤鸭店里,我和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闲叙家常。那段时间我工作中几次全力尝试却总是铩羽而归,精神有些焦虑。


    朋友开玩笑的说:你难道要超越马云吗?


    被他一调侃,我发现自己顿时释然。有什么好焦虑的呢?!不说马云,阿里集团几万名员工里可以作为我们天花板的人还不一抓一大把?我们多少人总是期望一代人的成就,就能跨越别人数代人的积累。可却忘了,跨越阶层更像一种家族代际间的接力赛,每一代人能够跨越的阶层其实是有限的。


    比尔盖茨的母亲是IBM的董事,在1968年全美很多高校都没有电脑的时候,他所就读的私立高中就有一台PDP-10计算机,供盖茨和他的朋友学习Basic编程。


    巴菲特的父亲是国会议员,他8岁的时候去纽交所参观,亲自作陪的是高盛的董事,而这家投行至今依然让全球顶尖高校毕业的学子趋之若鹜。


    甚至中国互联网圈BAT的几位大佬,也大多出身优渥家庭。


    我问我的朋友:你不焦虑吗?他说:我已经努力过,也知道自己到了天花板了,不焦虑啦。


    朋友十年前发电子邮件的时候,收件人地址栏里有个名称是“奶奶”。我当时还有些纳闷,以为是谁取了一个这么霸气的昵称。后来才知道,那个邮件地址真的是他奶奶的。老人家年轻时毕业于上海某知名大学,彼时已年近80。


    你说,他真的不焦虑吗?我相信论事实他有足够的底气说这句话,但我更相信只是因为人生阶段的不同,大家对生活有不同的感悟罢了。几个人年轻的时候是不焦虑,不愿意自己步子能尽量迈大一些呢?只不过当你尝试了各种努力,看清了世界的真相后,也接受了命运给自己安排的位置。


    焦虑?


    2015年作为评判“最高综合能力”的“美国总统学者奖”名单中,约30名华裔学生获奖,占总人数20%。


    在美国,如果一位高中生获得了“总统学者奖”,就意味着最好的大学任其挑选。华裔学生成绩优异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在最近CNN发表的一篇文章里,亚裔学生甚至被贴上了“考试机器人”的标签。


    华裔子弟的优异成绩和父母的督导有莫大关系。很多华人选择去海外生活,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子女的教育。据《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2)No.1》的统计显示,近年来超过80%的申请人将子女教育作为最直接的移民原因。


    然而在美国读高中并不那么轻松。很多国内的家长为了让孩子避免面对高考的过度竞争把孩子送到美国读高中,希望孩子能在轻松的氛围中顺利进入好大学,这其实是一种错觉。斯坦福大学教育学院的丹尼斯·波普教授就指出:“不要认为美国的学生生活在天堂中。美国学生压力也很大,他们除了搞好自己的学业,还要兼顾很多课余活动,如果你在中学时没有加入过什么社团,也没有什么特长,没有一所大学会录取你的。”


    也就是说,评价一个学生的指标,不仅是学习成绩,还有课外活动,即通常认为的素质教育。


    很多华人父母从小在中国接受传统教育,又在竞争激烈的教育环境中长大。在他们看来,对孩子严格要求,让他们保持优异成绩,同时多才多艺,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现在特别是在美国东西两岸华人聚居的地区,高中生的竞争更是白热化。学生们计较GPA成绩0.01的差距,很多人学十多门课程外,还要参加几个社团,如乐队、运动队,每周花几个小时做义工、搞科研,这样下来很多高中生的睡眠只有四五个小时。


    华裔父母都是“虎爸”“虎妈”,他们普遍重视子女教育,严格督促和引导,加上与美国教育中重视社会实践能力和创造能力培养的特点相结合,自然就容易催生多才多艺、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然而正如一个硬币的两面,美国教师联盟网上健康调查结果发现,压力过大对个体身心健康极其有害,尤其是对于成长阶段的学生来说。内在心理上的变化通常包括暴怒、抑郁、无休止的紧张和焦虑、对人缺少关注以及自杀倾向、青春期精神分裂症、选择性缄默症倾向等。


    与其担忧“寒门再难出贵子”,焦虑自己的后代输在起跑线,莫不如好好努力生活,不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也不抱怨上一代不努力,而是做好自己,让自己的家庭不被折叠,后代不掉落阶层还有个更好的起点。


    但凡“尽力”争取过的人生,或好,或坏,都是最好的安排。跨越阶层,是一场家族的接力赛,而我们每个人要做的就是:尽全力跑好自己这一棒。



    - END -

    感谢关注,欢迎分享



    版权说明: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圈莫姐”(ID:mojie-8090),以及“光明日报”( 2015年03月21日 05版)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本文不代表上九资本立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举报 | 1楼 回复